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数字密码锁设计 >> 正文

美西战争美国从孤立主义向世界大国的崛起

日期:2019-2-12(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美西战争:美国从“孤立主义”向世界大国的崛起

1898年缅因号在哈瓦那港口爆炸沉没

19世纪美国外交的基本特征是力图避免与欧洲大国的冲突,始终主要致力于大陆领土扩张。20世纪的美国则以争霸全球为目标,以充当“世界领袖”为己任。在从19世纪孤立主义向20世纪全球扩张主义转变过程中,美西战争是一个极其显著的历史界标。

大陆扩张是19世纪美国对外扩张的重点。当时美国对外扩张目的主要是在美洲大陆尤其是周边地区掠夺领土和开拓边疆。美西战争后,海外经济和文化扩张上升为美国对外扩张的重点,美国首次突破了固守西半球的地理限制,开始插足列强在世界各地的扩张和争夺,成了整体化和多极化世界中强有力的一员。

到19世纪晚期,整体世界的诞生,美国国内经济的迅速发展,国家实力的迅速膨胀,这些都推动了美国与国际经济政治联系的发展,刺激着它走向世界扩张舞台的欲望。随着时代的变化,美国各种新的扩张主义理论和思潮层出不穷,旧的扩张主义则被赋予了新的内涵,预示了其外交政策大调整时代的来临。在这一过程中,马汉通过提出“海上实力论”,一马当先地发动了一场反对孤立主义的宣传运动。在强调建立“大海军”重要性的同时,马汉断言:“没有一个国家,肯定地说,没有一个大国今后应当保持孤立政策”,面对列强在世界范围内的争夺,美国必须准备保卫它在全世界的商业利益。1893年,一位美国参议员说:“在我们还是一个新生的国家时,孤立主义的政策很有益处,但是今天情况不同了……我们已有6500万人口,是世界上最先进和最强大的国家。为了我们未来的利益,应该放弃孤立主义。”麦金莱总统在演讲中宣布:“孤立主义已经不再是可行的和合乎希望的了。”西奥多?罗斯福则一再表示,希望美国人能够有“远大眼光”,担负起“领导世界”的责任。与此同时,威廉?塔夫特、伍德罗?威尔逊、亨利?C?洛奇以及当时政界的绝大多数精英人物,基本上都反对孤立主义。在美国舆论中,各种反孤立主义的思想主张往往都被冠以“国际主义”、“全球主义”或“世界主义”等名号。在这场反对孤立主义的宣传运动中,布鲁克斯?亚当斯、安德鲁?卡内基等学界和财界精英也积极地参与其中。这些都表明,尽管对美国外交看法各异,但放弃孤立主义传统,转而谋求世界范围的扩张和美国的“世界领袖”地位,已经成为世纪之交美国精英分子们的共识。

在一片狂热的扩张主义叫嚣声中,美西战争爆发了。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资本主义大国重新瓜分世界的战争。美国扩张主义者战前就始终把建立加勒比海霸权和控制中美地峡作为美国海外扩张的首要目标。但是,在夺取海外领土问题上,美国国内阻力始终很大。“自南北战争以来,美国经常遇到这样一个难题:是否应该攫取本大陆以外的地区。国会对这个问题的辩论结果每次都大同小异:出于反殖民主义齐齐哈尔癫痫病医院排名传统或种族原因而反对吞并。”[4]即便是在购买阿拉斯加问题上,威廉?西华德的行动也备受非议,这使他不得不哀叹:“我们国内的不安定是多么可悲地使国家失去了雄心啊。”然而,通过发动美西战争,美国扩张主义者无视国内反对力量的存在,打败了老牌殖民国家西班牙,控制了加勒比海和通向中美地峡的通道,联通了太平洋和大西洋,并通过吞并夏威夷,占领关岛、菲律宾等太平洋岛屿,铺平了跨越太平洋向远东扩张的道路。这一切都意味着固守西半球的孤立主义传统已然被打破。

此后,美国一面巩固和扩展在拉丁美洲的扩张阵地,一面在远东提出了“门户开放”政策,并力图把“门户开放”作为一项国际关系原则推向世界,为美国利用其自身优势进行全球扩张创造条件。随着势力的扩张,为维护和发展“全球利益”,美国不得不在世界各地全面介入大国间的角逐,使自身逐步成为世界均势结构中不可或缺的因素。鉴于欧洲在国际关系体系中的突出地位,美国一旦冲破西半球的地理限制,就意味着难以继续回避对欧洲政治的介入。美西战争引发大国关系的变化,美国“门户开放”政策命运与远东势力均衡的相互关系,美国对两次海牙和会、阿尔及西癫痫发作的危害究竟有哪些拉斯会议以及日俄战争的介入等,这些都说明了世界整体化背景下国际关系格局的全球性特征,说明了美国与整个国际关系体系密不可分的内在关联。在国际格局的变动中,欧洲呈现出衰落之势,欧洲传统的国际关系运行规则也面临着挑战,但它仍然是现代世界文明的先进区域,仍然是大国林立的场所,在国际政治生活中的地位仍然十分突出。重视经济扩张而保持政治孤立曾经是美国传统欧洲政策的基本特征。但是,进入20世纪后,且不说美国在拉丁美洲和远东的利益推动着它插足欧洲政治舞台,美国在欧洲的经济扩张与政治上的孤立也日益成为尖锐的矛盾。美国历史学家布鲁克斯?亚当斯在其哪家专科医院治癫痫病的效果最好1900年出版的《美国经济霸权》一书中预言:战争是经济竞争的极端状态;美国将越来越多地把欧洲国家排挤出世界市场;欧洲已经将美国视为危险的敌人,美欧之间不是妥协就是战争,除非美国强大到使它们不敢发动战争。西奥多?罗斯福强调:“国际政治关系与经济关系正在增长的互相依赖与复杂性,愈来愈使得坚持恰当地整顿世界秩序成六盘水哪个医院治癫痫最好为所有文明的、有秩序的国家应尽的义务。”显然,国际经济关系与政治关系已经越来越难以截然分离,美国政治家们对此不可能没有深切的感受。20世纪初期,美国似乎仍然以拉丁美洲、亚洲和太平洋区域作为对外扩张的重点,但它事实上已经越来越难以忽视欧洲政治。参议员亨利?C?洛奇早在1895年就强调说:“华盛顿让我们退出欧洲,但是,与此同时,他指出我们真正的前进路线是西方。”美国学者爱德华?比里格写道:“太平洋,而不是大西洋,目睹了美国最初抛弃其消极态度的变化。然而,未来的国际政治已经越来越变得以横跨大西洋为特征。注定对美国政治能力构成挑战的,是欧洲政治,而不是亚洲政治。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出现的问题,并非源于外围,而是来自于西方文明的中心地带。”美国全面介入欧洲和世界政治舞台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但美西战争是其逻辑起点。

友情链接:

蜗角之争网 | 落跑甜心全集观看 | 室内设计试题 | 玛寇摄影工作室 | 少儿舞蹈爵士舞 | 鬼泣视频解说 | 文成人事考试网